马珍此时笑着的表情,简直是在邀功一样。

她在金家人面前,本能的就想巴结人家,金家人有钱啊,整个金马镇,首屈一指的有钱人家。

但金家人对这个马珍却挺看不起的,在他们看来,马珍就是个贪财的女人,一心想把女儿嫁到他们金家。

这样的女人,是没法让人尊重的。

不过马珍说的这番话,却令金家人很感兴趣。

第一个激动起来的就是金哲的二叔金大友了,这家伙吃了不少苦头,做梦都想报复周天呢。

“马大妹子,你说的可靠不?那个周天,真是北川市的?”

金大友眼中泛着光,连忙问马珍道。

马珍咯咯一笑,“金二爷,我还能在你们面前胡说八道吗?是那小子亲口对我女儿说的,说他就是北川市的。”

“你知道他住哪里不?”

又一个镶着大金牙的中年男人发话了,正是金哲的老爸,金大洲。

这金大洲穿着一身唐装,手里还拿着一串珠子,四方大脸,看着挺威风的。

“金大爷,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周天那小子也没说啊!不过,我那死鬼老公的二师兄给我留下了电话,到了北川市只要给他打电话,他就能告诉我周天在哪里。”

马珍是和盘托出,一字不落的把知道的事都说了。

金大洲眼珠子转了转,他的嘴角现出了一丝狠厉。

“呵呵,这就好。明天我们就出发,去北川市!”

金大洲阴测测的一笑,下达了命令。

他是金家的一家之主,整个金氏家族都听他的。

“大哥,你的意思是,明天就去找那姓周的算帐?”

金大友问金大洲。

“没错!我儿子手腕都被弄断了,这仇能不报吗?玛的,这姓周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这么作死!”

金大洲恶狠狠的说道,一拳击在病床的床头上。

“哎哟!”

金大洲握着砸疼的拳头,疼得呲牙咧嘴的。

装比没装明白,把金大洲疼得冷汗直流。

其他人也不敢笑,一个个就装作没看见。

马珍这时也没敢取笑,问金大洲道:“金大爷,明天不用我去了吧?”

“怎么能不用你去呢?你不去,我们去哪找周天?”

金大洲很不客气的反问道。

“说的也是,我未来女婿被周天给弄成这样,我跟周天也完不了!”

马珍望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金哲,装出一副愤怒的模样说道。

……

而此时,周天已经接到了肖三的汇报,发现了朱江的行踪。

周天已经连夜出发,赶奔一个叫备泰镇的小镇。

一个小时的车程,周天赶到那里的时候,肖三已经带着手下人等候多时了。

“周爷,你可来了,你要再不来,我就忍不住要行动了!”

肖三急得双眼都放着光,激动的对周天说道。

看到肖三激动成这个样子,周天不由得淡然一笑,他发现了,肖三最近没什么事做,真是要憋疯了。

“朱江在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