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中没有任何痛苦,更没有出血,周天甚至都没什么太大的感觉。/18/18505/

穆震华拿着这根取出来的细针,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周爷,可以百分百确定了,这就是夺魂针!”

穆震华把夺魂针在周天的面前晃了晃。

周天也不得不佩服那个口罩男,这种细针比头发丝都细多了,居然能飞出去,还能连根刺入对手的身体里,实在是够功力。

“就这么一根细针,居然能以那么大的力道发射出来,也是够可以的了。”

周天对穆震华说道。

“是啊,但周爷你有所不知,我们师门学这种暗器的,都是从小苦练。”

穆震华说道。

周天脸色一沉,这时问穆震华道:“你该说说了,据你看来,是谁用夺魂针伤了我?”

“周爷,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那个人的长相身材。”

穆震华不想说没有把握的事情,于是对周天问道。

周天大概描述了一下口罩男的身材情况,由于对方戴着口罩,他也说不上来对方长什么样。

穆震华听得直点头,仿佛一切都没有出他的预料。

“周爷,这个人一定是我师兄,朱江。”

穆震华叹了口气说道。

“你师兄朱江?”

周天听到这个名字后,不由得心头一震,他想到了朱远达和朱远飞兄弟俩。

这哥俩今天刚被收拾,还扬言他们的老爹不好惹,难道就是这个朱江吗?

“是的周爷,我们一共师兄弟三人,老大朱江,老二是我,老三叫方世荣,多年前已经去世了。你说那个人是个中年人,我敢肯定是朱江无疑。”

穆震华对周天介绍道。

周天不住的点头,他发现穆震华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至少对他说了实话,并没有偏袒他的师兄。

“你师兄是不是有两个儿子,一个叫朱远达,一个叫朱远飞?”

周天追问道。

穆震华一口气,顿时愣了一下,“周爷,你怎么知道的?”

“今天跟他们发生了点冲突,想必是他们找来了老爹,来报复我。”

周天冷冷的一笑,对穆震华说道。

穆震华看到周天还笑得出来,他真是又敬佩又感到担心。

再怎么样,这段时间以来,周天对他是真的不错。

让他在肖三的娱乐城里养尊处优的,待遇那是相当的好啊。

而且,以前他得罪过周天,是周天不记前嫌让他重新做人,他心里还是很感激周天的。

所以,穆震华不想顾及什么师兄弟之情,只想救周天的性命。

“周爷,我代我师兄给您道歉了!唉,朱江也太不知道好歹,居然敢这样做!”

穆震华气乎乎的说道。

周天听了一笑,对穆震华说道:“行了老穆,现在说这些都没什么用了,说说怎么办吧,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解毒?”

“当然有了,不过我师父在世的时候,唯独没有传授给我夺魂针的法门,我师兄和师弟都会的,也都会解这种毒。”

穆震华说道。

“老穆,你师弟你已经死了多年,你师父也过世了,现在也只有那个朱江能解这种毒了呗?”

肖三问穆震华道。

穆震华摇了摇头,道:“那倒也不是,我师弟方世荣虽然死了很多年,但他有老婆有女儿啊,我估计他老婆和女儿应该能解这种毒!”

周天听了眼前一亮,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啊,既然方世荣的妻女有可能会解这种毒,那就有希望了。

“你师弟的老婆和女儿住在哪里?”

周天问穆震华。

穆震华早知道周天会这样问的,这时说道:“他们住在清灵谷,那里也是我师门所在!”

“清灵谷?”

周天微微一怔,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肖三也是听得一头雾水,他也从没听过。

“是的,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如果不是周天中了夺魂针,我这辈子恐怕都不会跟人透露清灵谷。”

穆震华笑了笑说道。

“既然是你师门所在,那就有劳你带我走一趟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