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梓怡不放心的叮嘱着周天。

陈山河一看,气得差点晕死过去。

心上人对周天真是太好了,他真是受不了。

玉香哪里放心得下,她还想跟着,但周天断然拒绝,不想让玉香再去冒这个险了。

玉香也只好作罢,不过这时何欢却是自告奋勇的说道:“周天,我陪你一起回去吧,万一被野人发现了,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我会保护你逃出来的。”

周天一听,觉得何欢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既然他是女野人首领喜欢的男人,那么在这个野人群里,是很有地位的。

有他跟着,还真是不错。

想到此,周天对何欢说道:“那就有劳你了。”

“别这么客气,我们接下来都要风雨同舟,一起患难与共了。”

何欢说道。

周天点了点头,他决定一旦达成目的离开雨林,一定要好好报答一下这个何欢。

此时周天没再耽搁,跟何欢一起返回野人聚居地。

秦江看到周天离开了,他这时看了看陈山河,低声道:“原来姓周的不是为了巨鳄,而是为了巨鳄的血。”

“是呀,听他刚才说,没有巨鳄血,他就活不成了,到底咋回事?”

陈山河也悄声说道。

“谁知道呢,但愿他能回来吧,不然我那一个亿去哪弄?”

秦江咬牙说道。

“我倒是希望他被野人给干死,他妈的……”

陈山河恨恨的说道,他是太想周天死在野人部落了。

然而此时,周天和何欢已经走出了一百多米远,突然,周天心中一惊,他想到了玉香。

秦江和陈山河,就是两头不露牙的狼,秦梓怡是秦江的女儿,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但玉香则不同了。

如果自己离开以后,秦江和陈山河对玉香下毒手可怎么办?

虽然玉香也挺厉害的,但毕竟是个女孩子,她在毫无防备之下,怎么会是秦江和陈山河的对手?

想到此,周天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感觉自己太大意了,差点害了玉香。

所以他带着何欢又回来了,还好,秦江和陈山河并没有对玉香怎么样。

“玉香,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周天对玉香说道。

玉香一听,很是开心,说道:“好的,我这就去。”

“周天哥哥,把我也带上啊,玉香姐姐都跟你去了。”秦梓怡连忙说道。

“好,你也跟着吧。”

周天点头答应了。

秦江和陈山河是打死都不想去的,此时这两个人心里暗骂周天,居然又回来了,不然非把玉香点颜色看看不可。

特别是秦江,他是一直对玉香垂涎三尺的,还想趁周天离开之际,把玉香拿下呢。

但没机会了,周天把玉香给带走了,还带走了秦梓怡。

就算秦江和陈山河就此逃走了,周天也不在乎的,这俩人无关紧要。

当然秦江也不会跑,女儿还在雨林里,一个亿也没拿到手,哪里甘心离开?

十几分钟过后,周天他们四人,已经回到了野人聚居地。

躲藏在雨林里,周天往一片竹屋望去。

只见关押他的那个最大的竹屋前,一大群野人都聚集在那里,那个女野人首领像要发疯了一样,拿着一根木棍,挨个教训这些野人。

周天明白了,看来是野人们发现自己逃走了,女野人首领大怒,惩罚这些野人呢。

而且何欢也一起失踪了,女野人首领肯定更加暴怒。

仔细的观察了一阵后,周天突然发现,那个年纪很小的野人,手里还捧着那个大竹筒呢。

竹筒里,就是巨鳄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