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讨厌这个秦江,但是,周天现在确实需要秦江的衣服。

穿的越厚就越安全,所以不仅是秦江的衣服,就连更讨厌的陈山河,他的衣服周天也得穿上。

至于玉香和秦梓怡的衣服,就没什么问题了,都是极品美女,穿她们的衣服还是很不错的。

当周天把他们四人的衣服都穿上以后,发现身上是够厚的了,除了手,就只剩下头部露在外面了。

手倒是好办,缩在袖子里就好了,但是头没办法,这样出去肯定会被咬得不轻。

看到周天头都露在外面,玉香可是不放心的,她对周天说道:“周天,要不你把衣服脱下来一件吧,把头包严实了。”

“那可不行,周先生身上衣服不够厚,再脱下一件包脑袋,就更不安全了。”

秦江主动过来说道。

“那你说咋办?”

玉香问秦江。

秦江看了看一边躺着的小五尸体,这时说道:“要不,把小五身上的衣服弄下来,给周天先生用吧。”

周天一听,气得差点给秦江几下。

小五已经死了,死人的衣服包在脑袋上,也太不吉利了吧?再说也隔应啊。

人都已经死了,再把衣服给弄下来,那也是对死者的不敬。

“死者为大,怎么能那样干呢?亏你想的出来。”

周天瞪了秦江一眼。

秦江嘿嘿一笑,不敢再说了。

周天还是按玉香说的那样,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一件,正是秦梓怡的那件衣服。

包好了头部,周天觉得问题还是不小,只有一层衣服,小花蛇要是群起攻之,还是能咬伤他的。

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有冒险一试,总不能渴死饿死,在这里坐以待毙。

想到此,周天对玉香嘱咐道:“千万不要出去,等我回来。”

“我知道,就怕他们渴的受不了,会冒险出去的。”

玉香对周天道。

周天点了点头,道:“能劝就劝一下,劝不住的话,就随他们吧。”

“我明白了。”

玉香答应道。

周天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毕竟秦江和陈山河都不是什么好饼,他这一走,玉香会不会受秦江和陈山河的欺负呢?

但周天不得不出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估计着陈山河威胁不算大,毕竟这小子一直都惦记秦梓怡,当着秦梓怡的面,他应该不会乱来的。

但秦江就不同了,这老家伙可是有心又有胆子,连秦梓怡也说不听他的。

心里担忧玉香有事,周天这时对秦江说道:“老秦你过来,有几句话我要跟你交代一下。”

秦江是怕极了周天,这时赶紧过来了,对周天道:“周天先生,有什么话尽管交代,我一定听。”

“我出去拿吃的喝的,还有助咱们脱险的帐蓬,这可是玩命的活。”

周天说道。

秦江一听连忙点头,说道:“那是那是,如果我们都能活下来,都是拜周先生所赐,我们一辈子都会感恩您的。”

“呵呵,感恩不感恩的倒是不重要,我只告诉你一点,等会我出去了,你可给我老实点。”

周天冷冷一笑,警告着秦江。

秦江一听赶紧说道:“周先生放心好了,我一定老老实实的,等你回来。”

“你明白我在顾虑什么,玉香姑娘如果受一点委屈,我一定阉了你,明白?”

周天也不想跟秦江绕圈子,这时直截了当的对他说道。

秦江明白了,周天是担心这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