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华子阳这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周天差点笑出声来。

这小子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居然以为离了他,地球就不转了。

“呵呵,你真的以为自己那么重要?”

周天到了华子阳的近前,拍了拍他的脸蛋子。

华子阳看着周天,心已经跳得砰砰的了。

之前他还很不服周天呢,可现在,他却是对周天惧怕的很。

关键周天真不惯着他啊,是真往死里揍他。

就算周天不动手,还有裘管家呢,裘管家也是个狠人。

“是的!你久不在上京,并不知道我对周氏制药的作用有多大!离了我,周氏制药就别想再赚钱了!”

华子阳大声的说道。

裘管家闻言,他也摇头叹了口气,对华子阳的话,还是不怀疑的。

以裘管家对华子阳的了解,当然知道这小子就是周氏制药的支柱,没有了这货,周氏制药真的会停步不前、甚至被其他医药企业威胁到霸主地位的。

但是裘管家不知道的是,周天身边的能人有多少。

就算随便把穆震华打发到这里来,也比华子阳强十倍不止。

要是把方清灵派来,那周氏制药更会一飞冲天。

所以在周天的眼里,华子阳真的什么都不是,一文不值。

就这样的货,居然还有脸要一亿五千万的年薪,周天简直无语极了。

要的多倒也罢了,最气人的是华子阳这副嚣张的态度,而且还投靠了荣家,更是让周天无法容忍。

“你听好了,天外有天有外有人,这个世上比你牛逼的人,太多了。”

周天指着华子阳的鼻子,冷声说道。

华子阳哪能服气啊?这小子狂到没边,特别是有药神的称号,他更飘飘然,哪里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呵呵,那好吧,你就找比我牛逼的人吧,我告辞了!”

华子阳呵呵一阵冷笑,就要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

裘管家一声大喝,让华子阳站在那里。

华子阳本能的就站住了脚步,不站也不行啊,他是真的怕裘管家揍他。

“没完了是吧?你们打也打了,还想把我怎么样?我告诉你周天,去哪里是我的自由,我就是要去荣家了,有本事你就把我杀了!”华子阳脑门上青筋都蹦起来了,对周天大声的说道。

周天也没动怒,像华子阳这样的小角色,也不配让周天动怒的。

“你带我去找荣生。”

周天对华子阳道。

“找荣生?你自己不能找吗?非要我带你去?”

华子阳又没脸了,对周天大喊大叫的。

啪!

周天狠狠的一巴掌抽在华子阳的脸上,“荣生在哪里?带我去见他,有没有问题?”

“没,没问题……”

华子阳差点被打哭了,捂着脸弱弱的对周天道。

周天这才没再揍华子阳,他知道荣生是肯定有所防备了,自己如果约荣生见面,荣生是不会出现的。

华子阳投奔了荣生,荣生现在肯定是把华子阳当成宝了,肯定能见华子阳的。

这姓荣的居然来挖墙角,其险恶用心,实在是不能忍。

虽然这个华子阳在周天眼里一文不值,但荣家这么做,就是想把周家搞垮,周天哪能就这么算了?

所以现在周天只想会会荣生,必须再给荣生深刻的教训,免得日后这货再搞花样。

押着华子阳出了包厢后,裘管家开车,驶离了凤角酒店。

在车里,华子阳按着周天的吩咐,给荣生打了个电话。

荣生正在一家会所潇洒呢,听到华子阳想见他,他还是答应让华子阳来见他了。

在荣生的心目中,华子阳太有利用价值了,那可是周氏制药的财神爷,把这个赌神爷挖过来,太有战略意义了。

一想到周氏制药很快就会完蛋,荣生美的很。

此时,荣生正在会所的一个包厢里,还搂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荣总,你手上的伤挺重的,还敢碰女人?”

一个五十来岁,肥头大耳的胖子,笑呵呵的对荣生道。

此人叫丁立棍,外号肥叔,在上京的灰色地带,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

可以说上京近三分之一的娱乐产业,都是这个丁立棍的。

虽然财力远不及上京的这些世家豪门,但是,丁立棍为人心狠手黑,又奸滑的很,再有钱有势的人物,也不愿意得罪这样一个老亡命徒。

荣生跟丁立棍可是老朋友了,年轻时二人就是拜把子的弟兄,这么多年了,关系一直很铁。

见丁立棍这样说,荣生呵呵一笑,说道:“不耽误什么的,这点小伤,我就不碰女人了?”

“哈哈哈,你可真是离了女人活不了啊!好吧,随你便,我先出去不打扰你了。”

丁立棍说完,站起身来,回头看了荣生搂着的那个漂亮女人。

“好好陪荣总,知道吗?”

丁立棍对漂亮女人命令道。

“好的肥叔,您的把兄弟,我哪敢怠慢呀?”

漂亮女人娇笑道。

丁立棍正欲出去,可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身说道:“荣生,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人把你的手掌扎穿了?”

荣生闻言,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他都恨死周天了,只想立马把周天弄死,最起码,也要让周天身败名裂,彻底变成穷光蛋。

但这很难做到,周家的实力太强大了,就算周天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也不可能把上万亿的家产都败光的。

不过现在有好机会了,华子阳被挖了过来,周氏制药很快就得完蛋,到时候再拉拢其它家族来把周家彻底弄垮。

这是荣生心里的打算,能不能做得到,他也没有十足把握。

“丁哥,你就别问了,这个人你惹不起的。”

荣生摇头叹气的,故意吊着丁立棍的胃口,还来了个激将法呢。

果然,这一招太有效了,丁立棍立马被荣生的这句话给气炸了。

以丁立棍的实力,这些年在灰色地带没人敢跟他抗衡。

所以他狂傲的很,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在上京,我惹不起的人确实是有,但是不多!你是我兄弟,说说吧,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丁立棍眼中凶光直闪,问荣生道。

荣生感觉这把火烧的还不够,他一个劲的摇头,道:“正因为我们是兄弟,所以我才不想连累你啊!老哥,别问了,问了你也惹不起,你要是强行为我出头的话,你的下场会很惨呀。”

“放屁!我说你小子怎么越活越窝囊了?什么样的人物把你吓破了胆啊?靠,我丁立棍还真没怕过谁,就算我真的惹不起,为了兄弟我也能豁出这条命去!”

丁立棍来劲了,大喊大叫的,都快气疯了。

荣生一看火候差不多了,这时一脸悲愤的对丁立棍道:“老哥,这个人是周天,你惹的起吗?”

“周天?哪冒出来的?”

丁立棍眼珠子一瞪,怒问道。

“是周泽成的儿子,现在已经是周家之主了。”

荣生叹气说道。

这……

丁立棍不言语了,一听到周天是周泽成的儿子,现在又是周家之主,他还是很虚的。

上京周家啊,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虽然周泽成已经死了,但是周家的余威犹存啊,周泽成生前交下的人那么多,会不会帮着这个周天呢?

丁立棍的脑子里不停的想着这些,在权衡着。

荣生一看不好,看来果不出所料啊,连丁立棍这样的牛逼人物,听到周家都不敢上了。

“老哥,我就说了嘛,你惹不起的,你还非要问我。”

荣生叹道。

这句话,更加刺痛了丁立棍,丁立棍感觉太丢脸了。

“谁说我惹不起的?他么的,我要是遇到了那个叫周天的小子,非教他做人不可!”

丁立棍牛哄哄的喝道。看着华子阳这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周天差点笑出声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