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停下后,两个衣着考究的男子走进了饭店。

为首的是个中年男人,很有派头,走起路来稳稳当当,自信极了。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三十来岁的魁梧男子,两眼精光闪烁,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正是荣亮的老爸,荣生。

在荣生身后跟着的魁梧男,是他的保镖兼司机。

一看荣生进来了,荣亮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似的,跑过去就诉起苦来。

“老爸,你可得给我出气啊,我都快被人欺负死了!”

荣亮哭天抢地的嚎着,却是一个眼泪疙瘩都没掉。

荣生一看,宝贝儿子被打成了这副熊样,不由得冲天大怒。

他往周天和裘管家的身上扫视着,并不认识周天,但是裘管家,他却是太熟悉不过了。

“裘管家,是你干的?”

荣生怒视着裘管家,极为不满。

裘管家很清楚,在上京这个地界,荣生还是举足轻重的,近几年来荣家的财势不断壮大,除了周家以外,就属荣家最有实力了。

如果放在平时,裘管家肯定会很忌惮荣生,但是现在,裘管家却是心里底气十足,因为有周天在这里。

“荣总,是我把令公子打了。”

裘管家很淡定的说道。

荣生不由得咬了咬牙,瞪着裘管家,怒道:“老裘头,你可以啊,都敢打我儿子了?”

“呵呵,荣总,你儿子欠揍,这怪不得我。”

裘管家呵呵一笑,对荣生道。

“你说什么?”

荣生的保镖沈大海立马走上前来,瞪视着裘管家,随时都要出手。

荣生却是伸手拦住了沈大海,然后对裘管家道:“那好,你说说看,我儿子怎么欠揍了?”

裘管家心中还是挺佩服这个荣生的,不愧是荣家的家主,很有定力啊,这个时候还能保持镇定。

“令公子为了帮女友,派出打手程虎,打瞎了我们周家的私人律师,还把这位律师的腿打断了一条。今天还出言侮辱我的家主,请问令公子是不是欠揍?”

裘管家看着荣生说道。

荣生一听这话,立马把目光落在了周天的身上。

心想难道这位,就是周家的新任家主,周天?

“你是周泽成的儿子周天?”

荣生没理会裘管家,而是冲周天问道。

周天也看出来了,这个荣生还是挺不简单的,比他儿子荣亮强太多了。

所以周天也没失礼,这时对荣生道:“没错,是我。”

“呵呵,我跟你父亲很有交情的,你父亲也跟我谈起过你。”

荣生呵呵一笑,对周天道。

“我听裘管家说过了,我父亲生前跟你关系挺密切的,我该叫你一声荣叔。”

周天很礼貌的说道。

毕竟荣生是父亲生前的好友,周天还是要以礼相待的,不然也太不像话。

荣生听见周天叫他荣叔,并没有太大的反应,相反,他的脸已经拉下来了。

“周天啊,裘管家打了我的儿子,是你授意的吧?如果没有你发话,我想裘管家不敢这么胡来的。”

荣生慢条斯里的问周天道。

“荣叔你说对了,是我下的命令。”

周天也隐瞒,这时直接承认了。

“放肆!周天,你以为你成了周家之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我告诉你,别人怕你周家,我荣生可不怕!”

“我的儿子你都敢动,有没有把我荣生放在眼里?”

荣生立马吹胡子瞪眼睛的,对周天训教起来。

周天看着荣生,不由得一阵的冷笑。

本来他还以为荣生是个挺讲道理的人,毕竟父亲生前的好友,应该格局很大,也很明事理才对。

可没想到,终究荣生还是个不辩是非,护短的家伙。

“想让我把你放在眼里,你得做出表率才行啊,呵呵,不要在我面前耍威风,我周天不吃这个。”

周天冷冷的一笑,霸气无比的说道。

荣生一听,顿时气炸了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