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风沙轻起,无袖的黑色斗篷随风轻扬,那边角挥动,犹如划破空间的利刃。

步步轻踏,踩出无声的剑气。

剑未出鞘,掩饰不住那傲人的剑意。

霎那间,剑台上下的气流无限变的紧张。

墨寒,墨怜月等人的眉头不禁一皱,这人却是苏逸辞身后的跟随者之一。

对方在这个时候出场,难免有种削了墨寒面子的感觉。

而那句“退下吧!你不是他的对手”,更是令墨寒受到了轻视。

要知道,圣月墨族的几个人连苏逸辞都是不冷不热,虽说没有到看不起对方的程度,但也绝对没有重视苏逸辞的意思。

现在,看上去像是苏逸辞手下的这个人在这种时候走上前来,墨寒如同吃了只苍蝇般,有种莫名的排斥。

“强出头,会丢人!”墨寒冷冷的说道。

其说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扫了苏逸辞一眼。

苏逸辞一脸平静,毕竟现在的夜南御,还不归自己管。

“真正的剑者,遇到用剑高手只会激动,而不是畏怯!”夜南御语气淡然,其冷眼识路,目不斜视的从墨寒的身边走过。

墨寒脸色有些难看。

而剑台上的寒星楼目光轻抬,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一抹光亮。

“吾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剑者的傲气……希望你不会让吾失望!”

夜南御按剑停步,侧身起势,“出剑!”

“哗!”

剑意无声似有声!

风云惊变天暗沉!

两者的身上皆是散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无边剑势。

暗域第一剑手对上剑域而来的天才寒星楼,四下掀起的狂乱剑流,顿时给人一种置身于剑道大赛终极之战来临的感觉。

“好强的剑势!”

“这人是谁?是墨族的人吗?”

“看起来不像!”

“……”

众人的心弦拉紧,神情紧张。

感受到夜南御身上那股非凡的气势,墨寒,墨怜月等圣月墨族一行人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几分惊疑。

剑台上!

寒星楼一剑入手,顿时凌空跃起。

“锵!”

爆散的黑色剑气譬如一座璀璨的网翼。

其俯视着下方的夜南御。

“小心了!”

寒星楼手腕反转,剑气回旋八方苍穹,一座光旋状的剑环于剑身中豁然冲出。

这座剑环好似旋转的大伞,环身由成千上万道剑影排列而成。

在移动过程中,飞速转动的剑影直接是重叠在一起,最终化作一整道贯空落下的雄浑剑气。

“奥义,斩武之剑!”

一剑化万千!

万千归一剑!

感受到寒星楼这一剑的绝世风范,在座每个人的脸上都不由的露出浓浓的惊意。

寒星楼这一剑的威力比之前的任何一剑都要来的强。

墨寒自认为自己是绝对挡不住这一剑的。

那么,夜南御是否又是在自寻死路。

对手剑招凌厉。

也就在同一时间,夜南御身上的斗篷豁然一掀,霎那间,千丝万缕的白色剑气犹如蚕丝光线般从夜南御的身上爆发出来。

一丝一缕的光线剑气非常细微。

且弧度弯曲,左右环绕,上下穿织。

尽管细微,但每一缕都散发着极为惊人的锋芒。

“奥义,万流天诛!”

夜南御利剑出鞘,继而竖剑在前,万千蚕丝光线般的剑气极速环绕在剑身上下。

连同着剑身大放异彩,似如星月辰光!

旋即,夜南御一剑祭出,一记璀璨夺目的剑气爆掠而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