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尚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申烈打了个哈欠,像是刚睡醒一样,揉了揉眼睛,"可算是睡了一个安稳觉,没有人吵我了。"

他喝了口茶,看向一旁的秘书问道:"现在怎么一个情况啊?阮平昌他们是选择妥协还是不妥协啊?"

秘书摊了摊手,"阮平昌两样都没有选择。"

"哦?"

"阮平昌倒是挺强硬的,选择了第三种方式--硬刚到底。"

随即,秘书把阮平昌的选择以及当前的局势给申烈详细的说了一遍。听完之后,申烈哈哈大笑。

他一边笑一边摇头,"这就是阮平昌的选择?哈哈,他以为他很聪明、很强硬?狗屁!简直就是愚蠢至极的做法。"

"他这么做,只会激化矛盾,把官方跟樊晟他们完全放在对立面。"

"狗急了跳墙,阮平昌这么步步紧逼,真不把樊晟他们当回事啊。"

申烈看了一眼秘书,"立刻给樊晟打一通电话,我有话要跟他说。"

"是。"

立刻,秘书就给樊晟拨打了一通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电话那头的樊晟显得非常的绝望。

官方的态度是樊晟根本想不到的,官方选择硬刚到底,这就等于把樊晟往绝路上逼,樊晟是必死无疑了。

怎么办?

无解!

"喂。申烈,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樊晟的声音非常沮丧。

"啧啧,樊晟你这说的什么话?我申烈是那种会落井下石的人吗?我们毕竟是坐在一艘船上的人,你出了事,我怎么能坐视不理?"

"呵呵,那你打算怎么帮我?你要是给了我解药,我就不用跟官方刚下去。"

"樊晟,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没有解药。"

"那你还给我打个屁的电话?"

申烈冷着脸,强压着怒气说道:"樊晟你冷静点。我打这通电话给你,是想要提醒你一句--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你们选择游街示威,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温柔了,一丁点的威慑力都没有,所以官方才敢硬刚到底,随意的打压、取代你们。懂吗?"

电话那头的樊晟没有说话。

可怕的安静。

沉默片刻,申烈继续说道:"樊晟,你现在连24H的命都没有了,你还有什么可害怕的?拿出你全部的力量,跟官方干啊!要让阮平昌知道你的厉害,让他们感到害怕,才会给你解药。"

樊晟冷声说道:"申烈,你不要以为我是蠢货,我知道你是在坐山观虎斗,故意挑唆我去跟阮平昌斗,你,真的是一个奸诈小人。"

申烈尴尬的挠了挠头。

他这点小心思被人一眼就看穿了。

"不过……"樊晟停顿片刻,"你虽然奸诈,但有些话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我就要死了,还有什么可害怕的?一再的退让只会让官方觉得我好欺负。行,我会让阮平昌知道我的能量有多大!"

就在樊晟准备挂掉电话之前,申烈抢着说道:"等一下等一下,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告诉你。"

"说。"

"其实这一次官方选择硬刚到底,并不是阮平昌的主意,而是江策的主意,江策才是罪魁祸首。现在江策躲在警局,你怕是没有机会报仇,不过不要紧,好巧不巧我刚好知道江策的家庭住址,他的老婆、孩子、岳父岳母都在家,要怎么做,看你心情。"

这一招真的是损透了。

申烈把"借刀杀人"这一招玩到了极致。

而且还每次都借同一把"刀",不带更换的。

"江策?好,我知道了。"樊晟挂掉了电话。

嘟嘟嘟……

申烈看着电话,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开心的不得了。

"江策啊江策,这就是你跟我作对的下场!"

"你把我弟弟给坑进去了,我就要你全家做陪葬。"

"江策,你以为你躲在警局就没事了?我申烈有的是办法整你,你这一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等死吧!"

另外一边。

樊晟坐在椅子上,把电话扔在了桌子上,喊来了三名手下。

堂弟--樊刚;同盟--袁振江;公司副董--魏明。

三人站在樊晟的面前,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他们在得知官方的态度之后,一个个都着急坏了。

他们也都跟樊晟一样被噬心散给控制着。

真的没有解决办法。

唯有等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