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一回事?凌霄琢磨了很久,因为之前修炼的功法一开始以为是最高级的功法,但到了后来才知道并不是,妖们给的功法就比原来那种强,那么现在出来的功法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更强?

清醒过来的凌霄心里第一想法是:要不要把这件事全盘托出后告诉玉真?这一刻的她有些犹豫,因为这件事太过严重,导致她的心绪有所变化。

首先这个功法问题比较重要,想要讲清楚的话那势必要对玉真说出来“道”字来历,该怎么解释当初搞到的这个字?说起来道字是天狼星上拿到,那么和天狼星有没有关系,对方是不是更有资格得到道字?

这都是一个个需要答复的问题,事实上她一开始就没有把这件事告知玉真,那么现在再说就感觉比较不好交代,会不会导致两个人直接断交?

还有这件事一旦说出去,只怕两个人之间会有一定的隔膜,此外凌霄担心玉真会不会想要取而代之?既然那些原主能够取代她,难道玉真无法取代她吗?

想了半天后凌霄决定还是不要说出来,不然就是大家连见面的时候都会十分尴尬,凌霄不想让自己的机缘变成别人的,自己仅仅成为一个送宝人。

凌霄思索了一番,决定什么都不要说为上,有些事情还是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知道的人太多后会比较麻烦,毕竟想要拿到更多好处的人很多。

玉真在经历过这些事情,就把大部分时间里用来花大的力气对比功法,因为她正在琢磨着怎么优化自己的功法,如果一心想着拿到好的功法,还不如让她自己搞出来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功法。

凌霄做出来这个决定后,也是开始思索自己的功法要不要从来一遍?毕竟现在有了更好的功法,她现在也就是筑基期的功力,完全有机会散功重新修炼一遍。

有了这个想法后凌霄琢磨了很久,心里有些成算,后来还专门问了一下玉真,玉真听了之后思索着这个问题,她想了一下,虽然她的功力不浅,但和高级修士比还差了不少,是接着修炼?还是再一次切割自己,专门练个小号?

凌霄想不到对方也是陷入选择中,玉真匆匆扔下一句话:“这个要不要重修?需要看可个人的选择,你仔细想想看,就可以做出决定。”

她说完后自己就去了自己的静室,准备开始实验一下怎么做,而始作俑者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看着玉真匆忙的背影,凌霄有些无奈,这的确是需要自己拿主意。

凌霄想了一下整个过程,最终散去这一身的功力成为凡人,好在她还不大,才没有导致一散功就老死的情况,她再一次从练气期出发,经过一番闭关后她发现新的功法更好,很快就再一次进入筑基期,最后没有经过雷劈。

应该经过一次雷劈的关系再一次筑基的缘故,倒是玉真修炼的小号比她惨了点,不知道为什么还经过一次雷劈,倒是不怎么厉害,玉真也没有办法。

但她修炼的小号开始新的研究,筑基期往上是结丹期,慢慢研究功法就是,她宁可自己慢一点,也要搞出来最适合自己的功法。

两个人各有自己的想法,彼此知道对方露出来的部分,仅仅是她们的一部分,应该彼此都是有着秘密,但谁会没有一个秘密?人和人之间要学会保持足够的距离,所以她们两个人并没有在意对方的隐瞒。

凌霄再一次晋升筑基期后先夯实自己的基础,她开始再一次练习自己的身手,哎!什么时候能够在谈笑之间把对手摧毁就好了,现在自然做不到。

等到她完全适应后,发现自己的功力不知不觉再一次得到了提高,而这一次是因为她外出了一趟,那么现在她想要外出一段时间。

她飞到森林的最高处,就看见远处有一座山,那座山上有着皑皑白雪,她就打算自己去一趟山里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她们早晚有一天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探险。

出门之前看看鸽子,这样妖还在睡梦中,哎!要是没有凌霄出手,这位早就不知道死在那里,有时候真的是有缘,那么就希望它快点醒过来。

在她准备走时有妖要跟着去,凌霄倒是没有反对,也没有同意,她想要看看那些妖能够跟上吗?反正她是不会要等着跟不上的妖。

这都是一些特别年轻的妖想要看更远的地方游历,这一次跟着纯属凑热闹,凌霄倒是没有在意它们的情况,就直接在树上跳跃而行,妖们就带着几分好奇上路了。

玉真留下基地里,这一次凌又带给她不少玉简,她从蛇妖那里搜罗出来不少玉简,这段时间足够她去研究,就坐镇在基地里。

凌霄之所以没有采用飞行,是因为她打算在一路上收集不少东西,在这过程中在很多地方看见不少死去的尸骸与枯骨,有妖的,也有其他动物的。

看到这些东西凌霄根本就没有什么害怕的,因为她所经过的世界里看到不少这样的场景,尤其是天狼星那一次,死者无处不在,而那一次主要是死于精神污染。

而这一些属于是被杀戮而亡,死后的遗骸很多都是残缺的,凌霄看到这些场面也没有什么打怵,一路搜索着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多的玉简。

不过因为筑基期还没有辟谷的原因,她有些饿了,就看看四周的情况,发现那些年轻的妖们大都是在跟着自己的食物跑掉,还有根本追不上的。

凌霄一看很满意,因为她还烦那些妖族跟着自己,做什么都要小心,它们渐渐走失后,凌霄正好去做自己的事情,她现在可以在空中飞过,比那些妖族要快。

她一路上也收到不少东西后,后来发现有一片像是芭蕉还是香蕉的植物,她就飞过去一看,还真的有些像是,但不一定能够确定这是可以食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