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深夹着寒气和酒味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十一点了,家里的灯还是亮着的,黑暗中的暖光,看着总会不自觉的让自己的心都跟着暖起来。

穆深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踏进家门,和外面截然不同的温度让他整个身体都暖和了起来。

“爸爸。”

窝在自己师父身上都有些昏昏欲睡的软软听见声音立马就清醒过来了,一双水雾雾的大眼睛瞧着门口的人,当即光着脚丫子开心的跑了过去。

“又不穿鞋。”

后面的纪渊声音透着些许无奈。

穆深身上带着酒气,虽然不想让软软闻到,但是小家伙跑过来的速度太快,他只能张开胳膊把人抱起来。

看着小女孩儿光着的脚丫子,眼里闪过不赞同,手指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说过多少次了,记得穿鞋。”

软软抱着自己爸爸的脖子,整个人都被他抱起来放到了臂弯,她晃荡了下自己脚丫子吐吐舌头。

“嘿嘿,我给忘了嘛。”

软软偏头将脑袋靠在自己爸爸身上,被他抱到了沙发上坐好。

他自己也脱了外套坐下来。

客厅里,安清在玩儿游戏,顺便不着痕迹的晒了软软今天给他做的粥和煲的汤,被队员集体羡慕了这才精神奕奕的去打游戏了。

秦博卿翘着腿,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杯咖啡,姿态颇为悠闲的靠在椅子上看关于数学方面的杂志。

纪渊在捣鼓他的药,其他两人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少爷,这是软软小姐给你熬的醒酒汤。”

管家端着一碗醒酒汤从厨房出来,脸上带着再明显不过的笑意。

穆深有些意外,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心间涌上来的阵阵暖意。

他喝了酒又吹了冷风,现在酒劲上来,脑袋有些昏沉沉的。

软软忙结果管家手里的醒酒汤,拿着勺子在汤里搅拌,自己也撅着嘴巴往里面吹风。

“爸爸还有点烫,你等等哦,软软给你吹冷一些。”

穆深摸摸软软的头,那双严厉的眸子此刻全是温柔。

喉咙动了动,他靠在沙发上,只嗯了一声,视线就一直看着自己暖心的小闺女。

等醒酒汤不那么热了,软软就递给他,自己则跪坐在沙发上,手指放在穆深额角,慢慢的给他按摩。

醒酒汤的温度刚刚好,喝下去直接暖到了胃里。

穆深喝完之后将碗递给管家,闭着眼睛感受女儿给自己按摩的力道。

“软软怎么还不去睡觉?”

穆深放轻了声音询问。

软软“等穆深爸爸你回来呀,爸爸今天去喝酒了,软软要照顾你的,苏延爸爸也去喝酒了,不过他回来得比你早些,软软给他按摩就去睡觉了,爸爸,你肚子饿不饿,厨房里又鲫鱼汤,在保温箱里面放着呢。

你要是现在想要睡觉的话那就先去睡觉,等你睡醒了再起来吃吧。”

穆深嘴角带着笑意,拉过软软的手,;另一只手掌亲昵的在她脸上蹭了蹭。

“好,爸爸知道了,你也去睡觉吧。”

软软打了哥哈欠,和小时候一样在爸爸侧脸上亲了一下。

“那爸爸晚安。”

穆深摸摸她的脑袋“去吧。”

软软跑到其他几人面前抱了抱他们,就踩着拖鞋上楼去了。

穆深他们也各自回屋,不过半夜的时候,苏延和他都饿着肚子起床了。

饭局上吃的东西不多,尽喝酒了。

穆深吐出一口气,打开卧室门,下去却发现楼下的灯是亮着的。

“你也饿了?”

正在吃粥的苏延听见脚步声抬头一看,微微打了个嗝瞧着他。

穆深淡淡的嗯了一声,看了眼他正在吃的东西。

他走下去倒了杯水“还有么吃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